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魅力德安 > 萬家嶺大捷
投稿

萬家嶺戰役日軍4個師團幾乎遭全殲(圖文)

2016-06-12 09:56:56   來源:   作者:   瀏覽數:

 要點】萬家嶺戰役中,日軍第101師團、第106師團、第27師團、第9師團4個師團幾乎遭到全殲,僅約1500殘部兵力突圍逃出。

  【武漢會戰檔案】

  時間:1938年6月11日——1938年10月25日,歷時130余天

  地點:湖北武漢和鄰近地區

  參戰方:中華民國,日本

  指揮官:蔣介石、陳誠,岡村寧次、畑俊六

  雙方兵力:國軍110萬人,日軍30萬

  傷亡情況:國軍宣布40萬死傷;日軍宣布3.5萬人死傷;蘇軍死傷100人

  戰果:日軍慘勝,戰爭轉入長期相持階段。

  意義:日軍1937年發動全面侵華戰爭,華北首當其沖。次年,長江沿岸地區被迫承受了一場硝煙的洗禮。以武漢為中心,安徽、河南、江西、湖北四省廣大地區為外圍的會戰,其間大小戰斗數百次,史稱武漢會戰。這次大規模的會戰持續了四個半月,自抗戰以來,尚未有任何戰役的戰線、規模、持續時間可以與武漢會戰相提并論。日軍慘勝,國軍頑強抵抗后主力撤退。日軍被拖入持久戰的泥潭,這為日本最后的失敗埋下了伏筆,而中國為最后的勝利積攢了力量。

  【為逼中國投降,日本孤注一擲】

  徐州會戰后,中國耗損了大量的兵力及財力,雖取得臺兒莊大捷,但依然沒能扭轉徐州局面,戰敗撤出。而日本最后取得了徐州會戰的勝利,達到了預期的戰略目標,連通了南北的占領區。日本本以為這樣足以促使國民政府放棄抵抗,投降日本。但事實恰恰相反,在徐州會戰之時,國民政府已在著手對武漢進行布防,預知日軍將會按照之前預定的攻擊路線:南京—濟南—徐州—鄭州—武漢圍攻武漢。

  此時的南京政府已遷往重慶,主要的軍政部門和重工業撤往了大西南,但更多的政府部門和戰略物資以及各類工業滯留在武漢,重慶是國民政府的心臟,而武漢是實質意義上的中樞。武漢是當時除上海以外的全國第二大城市,工業基礎良好,更重要的是在當時地理位置優越,戰略位置不可謂不重要。同時當時的武漢也是全國抗日救亡運動的中心和中國抗日文化活動的大匯合點,是戰爭初期各方關注的中心和焦點。

  在日本方面,在中國的戰線拉的越來越長,雖取得節節勝利,但本國的兵員和財政壓力越來越大。日軍真正的戰略目標并不僅僅是中國,而是整個亞洲和太平洋海域,中國只是第一站。為實現這一目標,日本一方面極其重視蘇聯動向,避免快速地與其正面交鋒;另一方面就是盡快迫使國民政府投降,盡快解決中國事態,爭取聚集更多資源為日軍拓展亞洲戰場做好準備。于是,日本天皇裕仁在武漢會戰前的御前會議中提到:“要給國民政府最后致命的一擊,迫使中國投降,不愿再見到‘帝國雄師百萬受制于中國’。”武漢會戰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在戰后發現日軍文件里,有這樣一段話:“陸軍為漢口作戰傾注了全力,沒有應變之余力。”按照武漢會戰的軍力部署,連日本國內唯一的一個近衛師團也處于待命狀態,只要前線召喚,這支部隊隨時準備踏上中國土地,日本決定舉全國之力,在武漢與國民政府軍隊展開決戰,日軍對武漢作戰已是孤注一擲。

  為了進行武漢作戰,日軍大本營在華中地區集中14個師的兵力。直接參加武漢作戰的是第2集團軍和第11集團軍共9個師的兵力,約25萬余人,以及海軍第3艦隊、航空兵團等,共有各型艦艇約120艘,各型飛機約300架。日軍計劃分六路進攻,具體戰略部署為:

  第一路:司令官畑俊六擔任指揮官,轄日軍第2軍、第11軍的140個大隊,兵力為25萬,負責對武漢的作戰。

  第二路:岡村寧次擔任指揮官,轄日軍第11軍的5個半師,負責沿長江兩岸主攻武漢。

  第三路:東久邇宮稔彥王擔任指揮官,轄日軍第2軍的4個半師,負責沿大別山北麓助攻武漢。

  第四路:及川古志郎擔任指揮官,轄日軍海軍第3艦隊120余艘艦艇,負責江上作戰。

  第五路:德川好敏男爵中將任指揮官由,轄日軍航空兵團500余架飛機,負責空中作戰。德川好敏男爵是日本第一個飛上天的飛行員,作戰經驗豐富。

  第六路:日本華中派遣軍直轄的5個師團,擔負警備任務,覆蓋區域為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區。

  【國軍方面的具體部署】

  在日本制定進攻武漢的戰略的時候,國民政府也在早早的籌備,雙方都深知武漢的重要性。1937年12月13日《保衛武漢作戰計劃》誕生,徐州陷落之后,國民政府將超過100萬的兵力調整部署到大別山、鄱陽湖、長江兩岸地區,涵蓋50個軍、130個師、各型飛機200余架、各型艦艇、布雷小輪40余艘。計劃利用有利地形,憑借長江天險,組織防御,保衛武漢。

  為加強戰時的協調性,國民政府組建第九戰區,由陳誠擔任司令長官。國民政府軍隊的具體部署為:

  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指揮23個軍的兵力主要負責江北防務(7月中旬~9月中旬由白崇禧代理);

  第九戰區司令長官陳誠轄27個軍的兵力負責江南防務;

  第一戰區在平漢鐵路(今北京一漢口)的鄭州至信陽段以西地區段布防,防備華北日軍南下;

  第三戰區在安徽蕪湖、安慶間的長江南岸和江西南昌以東地區布防,防備日軍經浙贛鐵路(杭州一株洲)向粵漢鐵路(廣州一武昌)迂回。

  各兵團部隊自6月開始分別利用鄱陽湖、大別山脈等天然屏障,加緊構筑工事,進行防御準備。

  【長江南北的鏖戰】

  日軍為盡快擴大占領區,采取雙線進攻模式于6月開始攻打武漢:第一條線路為安慶—淮河沿岸—大別山以北地區—武勝關—武漢;第二條線路為沿長江西進—淮河沿岸—武漢。第二條線路后來因黃河決口被迫調整攻擊路線,由長江北部沿岸進攻武漢。

  6月11日,第一線路日軍按照進攻計劃攻占安慶市,長江南岸的戰斗正式開始。安慶之戰持續了幾天,國軍守軍不敵,日軍占領安慶,向武漢方向挺近。中國第9戰區國軍守軍在鄱陽湖以西部署了一個團的兵力,在江西省九江市一帶部署另一個團的兵力,在九江和瑞昌沿線阻擊日軍。7月23日日軍第106師團登陸在九江市以東登陸,守軍與之激戰了3天,但未能成功,7月26日九江失陷。另一支日軍波田支隊沿長江西向瑞昌市進發,8月10日于瑞昌市東北登陸,防守的國民革命軍第3軍與日軍交火,因難以阻擋日軍進攻,第32集團軍迅速對其增援增援。雙方持續激戰,日軍第9師團也迅速增援波田支隊,戰斗力大增,中國守軍難以支架,向后撤退,日軍于8月24日占領瑞昌市。瑞昌被攻克后,日軍第9師團及波田支隊繼續沿長江前進,不斷向武漢方向靠近。

  日軍的第27師團于8月份開始進攻箬溪,中國軍隊第30及第18軍團沿瑞昌-箬溪公路及附近地區于日軍激戰并僵持了一個多月,10月5日箬溪被攻占。隨后日軍轉向東北前進在10月18日攻占了在湖北省的辛潭鋪,并向達之方向前進。10月22日陽新縣、達之及在湖北省的其它城鎮被日軍攻陷,國軍防線不斷后撤,日軍第9師團及波田支隊接近武昌。長江以南的國軍防線不斷地被日軍分割為一節一節的突破,日軍從長江南線向武漢合圍。

  在長江以北,日軍第6師團在占領安慶于8月3日攻占太湖縣、宿松縣及黃梅縣(屬于湖北省),并向西推進,中國軍隊在8月28日收復太湖縣及宿松縣城,但鎮守未成功,隨后日軍攻占廣濟及武穴地區,并包圍了田家鎮要塞,9月29日攻占田家鎮要塞繼續向西推進,于10月24日攻占黃陂并迫近漢口。這一線戰役中,中國守軍雖節節抵抗,但都沒能阻擋日軍的強大攻勢,日軍從長江的南北線分別迫近武昌和漢口,對武漢逐漸形成合圍趨勢。

  【與平型關大捷齊名的戰役——萬家嶺大捷】

  萬家嶺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德安縣磨溪鄉內西南部,地形復雜,由一群高低起伏的山脈構成,其中大小金山、扁擔山、尖山、張古山、劉鞔鼓、野雞壟等因其有利的地形條件成為抗日戰爭的主戰場,成為日軍的葬身之地。

  贛北地處武漢外圍是日軍沿長江南岸西進武漢的必經之路。于是日軍在進攻瑞昌同時,日軍第二線路指揮官岡村寧次率第十一軍進攻贛北這一區域。日軍不熟悉此地地形,孤軍深入,正好遇上再次防守的國民政府的兩個重兵團:布防于瑞(昌)武(寧)公路及沿江各要點的張發奎的第二兵團。守備南潯(南昌-九江)正面金官橋、德安等地的薛岳的第一兵團。

  日軍松浦淳六郎中將率第106師團在南面沿南潯鐵路(南昌市—九江市)前進。6月28日,薛岳命令東面第四軍之九十師迅速搶占有利地形,層層堵擊阻擊日軍,同時命令西面九十一師、預六師與當面守軍聯手東西夾擊日軍。第106師團在左右夾擊中迅速陷入被動,與后方軍隊失去聯絡線,物資補給困難,陷入困境。

  8月20日日軍第101師團從湖口縣渡過鄱陽湖增援第106師團,他們突破中國第25軍的防線及攻占新芝,又與第106師團協同嘗試攻占德安縣及南昌市,以保障西進日軍的南翼,中國第一集團軍總司令薛岳利用第66軍、第74軍、第4軍、第29軍會同第25軍與日軍在馬當要塞及江西省德安縣以北爆發激戰,戰況陷入僵持狀態。

  接近9月底,日軍第106師團以4個團的兵力迂回至德安縣以西的萬家嶺地區,薛岳命令第4軍、第66軍及第77軍側擊日軍。岡村寧次為救援第106師團,令第二十七師團強攻麒麟峰,并施以大量毒氣,致使國軍守軍大量傷亡,同時進攻白水街,試圖東西合圍。但都被薛岳、商震率軍擊退,經過多方苦戰,中方守住了麒麟峰、白水街,粉碎了東西兩股日軍會合的企圖,使我軍能順利地收攏口袋,為合圍敵第一零六師團并予殲滅創造了決定性條件。10月7日中國軍隊實施最后總攻擊以包圍日軍,激戰持續了三天,全被中國軍隊擊退。10月10日由于遭到孤立及缺乏補給,日軍第106師團(由于有部分兵力駐守九江,實際參戰人數約1萬3千人)以及前來援救的第101師團,第27師團,第9師團共4個師團遭受重創,而且在武漢會戰中投入的青木、池田、木島、津田四個旅團在包圍圈被殲滅;由于大量基層軍官傷亡,第106師團基本喪失指揮作戰能力,日軍只能緊急空投數百名軍官繼續戰斗;最后,4個師團僅僅約略1500殘部兵力突圍逃出,其余都被殲滅。據記載"萬家嶺戰役……殲敵1萬余人,繳獲山炮16門,迫擊炮28門,輕重機槍200余挺,步槍3000余支,馬騾數百匹,并生擒日軍百余名",中國方面史稱萬家嶺大捷。

  1938年10月13日,由于日軍大量增援和反撲,中國軍隊漸有被包圍之勢,戰勢處于極為不利狀態,只好陸續撤出戰場,萬家嶺戰役結束。萬家嶺戰役給日軍造成了沉重打擊,基本上全殲整個日本師團。葉挺將軍曾評價萬家嶺戰役為:“萬家嶺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漢之保障,并與平型關、臺兒莊鼎足而三,盛名當垂不朽。”

  戰后過了很多年,日本戰史才承認,在萬家嶺戰役中日軍第101師團、第106師團、第27師團、第9師團4個師團及其轄屬旅團、聯隊、大、中、小、支隊,遭受重創,確實為傷亡慘重、損失極大。當時,日本不敢承認,是為穩定社會、安定民眾信心。(來源:搜狐公共平臺)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德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德安新聞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七福神